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切换风格 注册 找回密码

中国黄金网

发表于 2020-5-28 16:4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改革开放以来,人们的生活在不断地提升,即便是普通的老百姓手里也会有一些闲置的资金,但是人民币在不断地贬值,那么如何让财富得到保值增值,成为了人们所要思考的问题。于是人们投资理财的意识越来越强,想着要防范未来,未雨绸缪。而现货黄金投资由门槛低、操作简单、机会多、变现快,并且现货黄金杠杆比例大,而且没有庄家操控,所以这种公平、公正的原则吸引了很多投资者投身黄金市场。那么问题来了,市场上信息繁杂,平台众多,在那个平台炒金比较好呢,下面单晨金给大家简述一下选择小技巧?
  选平台一定要选正规的,也就是受监管的交易商,客户所交易的订单是直接进入银行和市场的。目前全球主要大的外汇交易商受四大监管机构监管:英国金融服务监管局(FSA),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美国全国期货协会(NFA),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只要正常受监管的交易商,不管是哪个国家或者哪个地区,一旦被投诉监管机构都会受理。而且每一个投资者交易的都是交易商所对应的银行订单,不会存在虚假交易。随着国家的不断整顿,这些见不得光的平台慢慢都会消失,但单晨金还是要提醒各位,在做出选择的时候一定要檫亮自己的眼睛!
  
  选老师一定要选负责的,能把你的资金当做自己的资金一样负责的人。同时他必须有一套完整的交易体系,包括仓位技巧、风险控制和技术体系等。这样的老师,能在震荡行情中,给你明确的指引,即便利润小,但是很轻松,也很有成就感,单边行情中,能让你胸中有趋势,如果看对了,争取利润最大化,而看错了的时候,能控制好风险,并能客观调整思路,顺着趋势扭亏为盈。而不是盲目主观的坚持自己的思路,盲目加仓反向加码,置风险于一边。总结一句话:看对了能大赚,看错了不大亏,这才是一套完整稳定的体系。跟着这样的老师,才敢有安全感的去执行他的建议。执行力到位了,稍微辅以喊单准确率,就能又轻松又盈利。
  为什么大多数新手入市即亏!是择师不顺还是时运不济?
  
  在单晨金这么多年的从事经验来看,首先这个市场肯定是可以赚钱的,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投资大亨!这个市场肯定是可以赚钱的,风水轮流转,盈亏也是轮流赚的,你前期亏损并不代表后期一定就是亏损,只要你还在这个市场中就有机会。
  
  前提是你要尊重市场,遵守游戏规则,如果想着和这个市场趋势对干,一定会让你大失所望,会赔的更惨!我们都期望着从市场捞上一把来改善现实的生活,心里的苦没有人懂,但在单晨金带的这么多客户来看,你的心情我懂,我能理解你那种亏损后身心俱疲的感觉!
  
  不做行情分析的老师不要相信,只喊单没有指导的老师不可跟!
  对于新手我想告诉你们怎么样去衡量一个好的老师。我这里不是诋毁我的同行业,只是人心隔肚皮。希望你们在选择老师的时候要慎重。这个社会利益至上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当你有了一个不错的平台的时候,你还需要一个合适你的好的老师!!
  
  不做行情分析的老师不要轻易相信,很多所谓老师也是看天吃饭。没有任何技术指导。
  
  只要你问技术,他就避而不答。给行情永远是一个观看。说了等于没说。如果要翻仓不仅需要满仓操作还需要行情特别的配合。
  
  但是这样的操作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师该做的。我们要时时刻刻控制风险,这个是最基本的。投资客户不懂,做为分析师这个是基本原则。
  
  单晨金做单有一个习惯,告诉客户这个点位我们进场是为什么进场,原因是什么,就是这单亏了也要告诉投资客户我们为什么亏了。作为投资客户你要知道,老师不是权威,他只是一个参考一个引导。
  你盲目的相信,甚至不听良言。相当于把投资的权利放在别人手里。这样你会做么?投资者做投资要学会一些东西不是一味的听信别人。有人交了学费还是没学到东西,值么?
  
  投资永远是留给有规划、有责任心的人,我的时间也只留给志同道合的有缘人!投资者与分析师始终是双向选择的关系,相互尊重,彼此信赖才有可能实现真正的合作,有了合作才可能实现共赢!我是单晨金!七年沉浮,不忘初心
  
  文章作者:单晨金
  
  作者赠言:交易之真谛,乃于淡雅间、无味之中
  
  σ-σ:330-5379-776
  
  V-信:scj366  微信公众号:单晨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28 20: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白兰地送进来后,吉尔卡特一饮而尽。当接待大厅的服务员带着罗杰斯医生进来时,凡斯仍在啜着他的白兰地。
  惠惠根本不看那钱,惠惠眼泪汪汪地说:我是从家里逃出来的,我无处可去。
  我大笑了起来:“刘老板,你怎么兜生意兜到我的头上来了?”
凌燕飞“哦”了一声道:“这么说,这位慈悲庵的庵主是您的朋友。”
两人不敢住店,便寻了个僻静地方且将就这一夜。耳听得海青霜鼻息绵绵,她倚在车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这一日一夜的遭遇太突然太剧烈,她睁着眼盯着这沉沉的夜发呆,似是要将这一场突如其来的苦梦从暗夜中唤醒。但这死寂的夜太沉,似是永远没有醒的时候,只有高高矮矮的树影一直伸展到茫茫无尽的远方。夜风在这样的沉夜中也透出一股冷峻,摩挲着四周的树丛,荡起飕飕的怪响,有如阵阵不动声色的冷锐的苦笑。
  杨心兰冷冷一哼,也不理他,屁股一扭,涉水上了岸边。杜小帅只好耸耸肩,向划船过来的老叫化瘪笑一声,也跟上岸去。
  “白璐没有参与过融资的工作,对情况一无所知,是最不合适去做简报的。”我一边说,一边感到恶心。事实上白璐不仅不懂融资,她压根对公司业务一窍不通。让她去给投资公司大老板做简报,简直是个笑话。
在当年来说,那是一件大事。
那是他第一次被蛇咬,也是最后一次。
  “咔、咔、咔”的金属摩擦声已经越来越频繁,铁链依旧在奋力的启动着,崖顶摇摇欲坠的巨石看上去并不能支撑太多的时间,如果这一口棺材被打开,会发生什么?现在对于这个答案,查文斌一无所知,既然存在未知的危险,三支香的熄灭已经告诉他们,这里并不欢迎陌生人的来访,那么为何不在这口棺材被打开之前冲出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呢?
    “我知道了,”约翰逊说,“你丈夫离家出走了几次,他回到洛杉矶去了吗?”
更多精彩:缅甸腾龙娱乐好假【联系1838794O87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 沪ICP备11001919号-1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