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切换风格 注册 找回密码

中国黄金网

查看: 9|回复: 0

又到虫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13 01:5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又到虫期
      
   
    虫情测报站已经发了水稻大田治虫防病通知书,老村长不放心,又挨门逐户打了招呼,说是八月三号之前一定得治,不然虫情爆发起来就难以控制。
    小寡妇梅嫂,拿着通知书有些犯难,心想这女人就是不如男人,男人治虫吊事到没,女人治虫这下面――――何况稻子都半人高了。有心想找个人帮帮忙,又怕寡妇门前是非多。
    小寡妇看看钟表又看看太阳,虽说已经有四点钟了,但是太阳还向火球一样一点没有倒威,听人家讲高温治虫容易中毒,只好等太阳倒倒威,凉快一点再讲。
    五点钟的光景,太阳有些倒威了,偶尔有一二阵阴凉掠过她家的门前,虽然暑气还没有退去,但是有了一丝丝的小风了。小寡妇看看天,天上有了云彩,一块一块的从地平线上往上升,小寡妇想还是治去吧,去迟了就治不了了。她把女儿寄放在邻居家,自己拎着药水,一头挑着药水筒子,一头挑着一个凳子,晃荡晃荡地向自家的农田走去。
    “梅子啊。”小寡妇刚走出村口,就碰到瘦子和胖子夫妇,瘦子推着自行车,胖子扛着一把烂铁锹跟在后面,挺着肚子晃啊晃的。瘦子见到小寡妇梅嫂油嘴滑舌地胡侃着说:“把我搞一吊,这点点虫我包着。”
    “给你搞哎,你今天晚上就搞去。”胖子眼一瞪,黑疯着脸吼着,“老子一锹把你的腿劈断。”
    瘦北京白癜风诚信医院子油嘴滑舌惯了,张口就来,忘记了老婆就跟在后面,吓得他一吐舌头,跨上自行车就上晚班去了。
    胖子拖着锹自顾自到自家农田里看水去了。
    小寡妇一边摇着头,一边想:“两个活畜生,拿老娘开玩笑。”
    她走着走着,悠悠的风就比先前大了,长长的鞘叶左右摇晃着,阴凉也渐渐的大了,一大块一大块的飞快地从这一块田里,飘到那一块田里,要不是急着治虫,看看这景色还真蛮好玩的。可是她没时间看,她要趁凉快,快点把虫治了,孩子还在人家呢。
    她放下小担子,把药水瓶放稳当,拿过药水筒,把盖打开,才发现忘记带勺子。她左右看看塘边上没有一样舀水的东西,没有办法,只好回家去取。她风风火火地跑回家,又风风火火地赶回来。此刻风更大了一些,阴凉更多了一些,天也更凉快了一点。
    她用长勺子把水面上的浮物左右戽戽,把药水筒子上满了水,然后又把小药瓶打开,每个瓶子里到一点点。把药水筒盖盖好,再把凳子放稳当,把药水筒拎到凳子上,蹲下来,用瘦小的脊背贴着药水筒子。都弄好了,才双手按着膝盖,屏着呼吸,咬着牙齿一用力,站起来了白癜风用什么药能治好。她左手握着摇手,右手摸索着抓到喷头,站稳了,下到田里。她把摇手使劲地摇了几摇,拧开喷头,怪哉,喷头里不喷药水。她又拼命地摇摇手,喷头里还是不喷药水。她这才想起,事先怎么不检查检查。唉,要是男人在哪要她烦这个心。没办法她只好爬上田埂,又走到凳子跟前,就着凳子小心地蹲下来。感到药水筒子放稳了,才解开背带,站了起来。她摸摸这儿弄弄那儿,然后又拼命地摇摇手,再打开龙头,还是不见药水往外喷。她气得狠狠地踢了两脚,想把药水倒掉,把药筒子背回去请人看看,可又舍不得那药水。“那一筒子药水要值好几块钱呢。”
    她瞅着眉头四下里看看,想找个内行的男人来捏弄捏弄,可是田头连个女人也没有,哪有男人,只有大片大片的阴凉连在一起,从这块田飘到那块田。“只好回家借一个了,”她想,“跑来跑去的天都要晚了,唉,要是有男人,哪要我这样两头奔。”
    她还没走到家,豆大的雨点噼噼啪啪的落下来了,小寡妇也顾不得借药水筒子了,一个劲地奔回家收衣服。收完衣服北京有效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在哪才发现孩子在邻家哇哇地哭,她过去抱孩子,孩子满脸的鼻涕眼泪,坐在地上哭,却不见他家里人的影子。
    雨落了一会儿停了,但是还有要下的样子,天也就要晚了。“不如把药水筒子拿家来,明天早上再治吧。”小寡妇这样想着,把孩子关在房间里,拿了一堆吃的东西放在她跟前,拎一个篮子,顺便到菜园里弄点菜。
    “梅子唉,你没治还干到咯,治咯下雨又没用。”开拖拉机的大老王,穿个大胶鞋也在菜园里弄菜,见到小寡妇梅嫂搭讪着。
    “没办法也,有办法吗老早就治咯来。”小寡妇无奈地说。
    “把我吧,嫁把我什么事都不要你做。”
    “放屁,你又不是没老婆。”
    “只要你肯,我家去就离婚。”
    “我听你瞎胡话。”小寡妇弄好了菜,扭头就走。
    “梅子!”大老王大声呼着。
    小寡妇停下来,转过身大声应着:“哎。”
    “今天晚上到你家去搞一吊,行吧?我老婆到娘家去了。”
    “呸!”
    小寡妇飞快地走了,大老王在后面看着她俊俏的背影,心想:“要是能把我搞一吊,多快活啊。”
    小寡妇把东西拿回家,烧烧晚饭,吃吃弄弄,天就晚了,她关关门,就哄孩子睡觉,睡到半夜里,孩子喊肚子疼。小寡妇给她揉揉,倒点开水给她喝喝,还是不行,孩子越闹越凶,小寡妇想想没办法,只好去请大老王,请他用拖拉机把孩子弄到镇上医院去看看医生。
    “妈妈喊人去,宝宝听话,不哭。”小寡妇哄着孩子,孩子两眼睁得大大地看着妈妈,真的很听话,不哭了。
    小寡妇爬起来,穿好衣服,打开门外面黑呼呼的,跌跌撞撞地向大老王家走去。心里再一次想到没男人难处。
    “大老王,大老王。”小寡妇一边擂着大老王家的门,一边大声地喊着。
    喊了半天没人应声,“大老王睡觉真死,怎么喊不应呢?”她打他的窗子,提高嗓门:“大老王,你睡死个啦。”房间里兮兮簌簌地有声音。
    小寡妇就着窗子,大声说:“你搞什么鬼,在家不开门,我家小娃生病了,请你送下子,快开门呀。
    喊了半天,大门“晃荡”一声开了,小寡妇梅嫂惊得吐出去的舌头怎么也收不回来。
    你道什公益慈善北京中科在行动么事?原来瘦子的老婆胖子睡在大老王的床上面。胖子说:“梅子,反正你也看见了,你要把他搞一吊,否则你别走。”
    “我没看见,我没看见,哪个要看见瞎眼,烂眼。”
    “不行,除非你把大老王搞一吊,否则说什么也不能走。”她见大老王傻傻地站着不动,便对大老王喊着,“动手,你怎么不动手,废物!送上嘴的肥肉,还不快吃!”
    “我求求你,”小寡妇几乎是要跪下来了,哀求着,“我家小娃,病得不行了,求你救救我们吧。”
    大老王哭丧着脸,不知是去还是不去,拿眼看着胖子,胖子一个劲地要他上小寡妇,他受这一惊吓,哪还有兴趣。这边小寡妇又显得很可怜的样子。大老王想想说:“先寄存在这儿,她要是干乱讲,看我怎么收拾她。――你先家去我马上就来。”
    小寡妇如获重释,屁股一磨带退就走,只听见胖子还在喊着,她哪里顾得了什么,三步并着两步,赶紧离开那是非之地。
    小寡妇的孩子患的是急性阑尾炎,要住院治疗,她急得不行,家里到没什么,就是大田治虫让她放心不下。
    没想到,第二天邻居上街办事顺便到医院来看看,告诉她说:“这下子胖子不知怎么这么好,亲自拎着药瓶子,看着老村长跟大老王,在你把虫治掉了。平时总认为胖子蛮坏的,哪晓得关键的时候真不错。别急,孩子看好了再家去。门口我给你照应着,别急。”想想他又不停地赞道,“胖子这人真不错。”
    小寡妇不好讲的,心里感到暗暗好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 沪ICP备11001919号-1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