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切换风格 注册 找回密码

中国黄金网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温米克先生,这是你自己的家产吗?”
  “你以为解密有这么简单,说解就解?”我嗤笑着说,“目前主流的加密方法都是不可逆的,理论上根本就不可能解密。只能使用穷举法,瞎猫捉老鼠一样地去碰运气,如果对方使用的是1024位以上的密匙,那么你们可能解到下个世纪都解不开。”灵智淡淡道:“看来这只有在召开一次祭司会后,才能决定的了。”
虽然只是轻轻一扫,双方却已领略到彼此的实力。
晚霞消逝,草原上新月升起,各部落的酋长、长老和有地位的人都聚集在帐慕环绕的一片草场上,孟禄带着甲兵,身旁还有两个老者和四名清廷武士,大草原上鸦雀无声,盂禄睥睨作态,环顾全场,十分得意!朗声说道:“朝廷大军,已破关直入,所至之处,如汤泼雪,不日便将到此,诸君作何打算?”各部落酋长不发一言,视线纷集在哈萨克年轻酋长呼克济身上。呼克济支头微笑,有人知道孟禄对呼克济提亲的消息的,更是猜疑,塔山族的年轻酋长忍不住起来道:“清兵入关后三十余年,对回疆亦曾屡次用兵,端赖各族一心,矢志抵抗,清兵只敢占伊犁等几个大城,我们在草原上还可牧羊放马。如果不战而屈,甘受奴役,对我们的祖先也对不起!”孟禄冷笑道:“你有多大年纪,妄敢谈战!二十多年前,草原上的女英雄飞红巾集南疆各族之众,还敌不过清军,她的军队瓦解,她自己侧逃入深山,再不敢出来现世,今日入关的清兵,十倍于昔,而我们的人才,还没有人比得上昔日的飞红巾。试问以此边鄙一地,将寡兵微,如何去抵抗王师!”塔山族的酋长热血沸腾,大声说道:“我们是了为玉碎,不为瓦全!”孟禄嘻嘻冷笑,身边两个清廷武士,走过来道:“这位英雄着实令人佩服,咱们交交。”塔山族的酋长紧握拳头,准备反击。呼克济一笑起立,遮在搭山族酋长前面,举杯说道:“咱们来这里商讨大汁,不是打架来的。好好喝酒,再听孟老酋长的高见。”塔山族的酋长瞪了呼克济一眼,孟禄眉开眼笑,招回两个清宫武士,说道:“我也没有什么高见,古语说得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上之滨,莫非王臣。清军入关,中原华夏之区,尚望风投顺,我们边疆僻地,岂可与之抗争?我们还是献血为盟,保土安民,等候迎接王师吧。再说朝廷也特别尊重我们,派了两位名满天下的使者,来到我们这荒野之区,各位还有什么说的!”说罢,施了一礼,请身旁两位使者站起,两位使者都是须眉如雪的老人,孟禄恭恭敬敬地介绍道:“这位是便是长白山派的教祖,名闻天下的风雷剑齐真君!这边这位是西藏天蒙禅师的师弟天雄上人,也是塞外数一数二的武林人物,各位一定知道他的名字!”
  换句话说,我是个骗子。
尼柯尔凑了过去,吻她的丈夫。
青袍人越说越激动,头上青筋崩现,面上绿光更盛,双手紧握,一口牙齿咬得格格做响,神态极为怕人,说到最后竟然语不成声,说不下去。薛梅霞也觉侧然,缓缓垂下蜂首。
  车在站牌处停下,老太太紧抓着小伙子就下了车。公交车绝尘而去,老太太才长出了一口气。小伙子不耐烦地说:“派出所在哪里啊?”老太太却说“去什么派出所啊!我刚才救了你的命啊!”小伙子不解地问:“你救了我什么命令啊?我怎么了?不是好好的吗!”老太太说:“刚才后上车的三个人不是人,是鬼啊!”小伙子不信:“你是不是神经病,才见鬼呢!”小伙子说完扭头就要走。老太太说:“你先别着急,让我把话说完!”小伙子站住身子,老太太这才接着说:“从他们一上车我就有疑虑,所以我不断回头看他们。说来也巧,可能是因为从窗户吹进的风,让我看清楚了。风把那两个穿祺袍的人下面吹了起来,我看到他们根本就没有腿!”小伙子瞪着一双大眼吃惊地看着老太太,满脸冒汗,说不出一句话!
第35章 争强显胜(1)
  画室里陈列着许多优美的油画,可惜伊丽莎白对艺术完全是外行,但觉这些画好像在楼下都已经看到过,于是她宁可掉过头去看看达西小姐所画的几张粉笔画,因为这些画的题材一般都比较耐人寻味,而且比较容易看懂。
  知识点:张择端、移动法、近大远小法、绘画技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 沪ICP备11001919号-1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