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切换风格 注册 找回密码

中国黄金网

.ee域名
.ee域名
查看: 8|回复: 0

住院 lytshzjr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4 06:0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八月的天,秋高气爽。太阳像个大火球照耀着快要成熟的庄稼,丰收在望让每一个庄稼人心里都有一股说不完的高兴劲儿。。他们每每相遇,都必然说到眼前就要大丰收的事儿。农民没有多大的盼头儿,就想到多收获几颗粮食,除去吃的,还能卖上几个钱,他们就心满意足了。农村里的许多人家已经扫房清仓,准备储备收获后新的粮食。镇上正在修建的一条大坝里,人们正在热火朝天地劳动着,工匠们都将自己的看家的本领使出来,建设这个社会主义新农村。承包,让他们不惜劳力,不保守技艺,他们都打算在秋收之前再挣一笔钱,以满足孩子们嘴馋手馋的欲望。林兴的父亲是个老练的拖拉机手,他也不顾家里秋收前的准备工作,轰轰隆隆地为工地运输着片石,每车十二元,一天四车,就是四十八元,他盘算着收入,心里美滋滋的,这样的话,不用多长时间,儿子的婚事用钱就不用发愁了。这天,他早早地起了床,发动着拖拉机,然后告诉林兴的妈,让林兴起床后和他一块儿去装车,他打算今天再多拉一车。然后就坐上驾驶座,就咚咚咚咚地一溜烟儿跑上了山。   

  林兴被妈妈叫起来后,听说爸爸要他去装车,就用毛巾扒拉一下脸,扭头就往外面跑,妈叫了他一声:“慌啥?吃点饭再走。”林兴头也不回,告诉妈说:“先去装一车,回来再吃吧。”“戴手套儿。”林兴妈看着活蹦乱跳的孩子,微笑着自言自语道:“这孩子,这么大了,还小孩子似的。”便回头忙自己的去了。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干活儿麻利,手脚利索,也有力气。林兴和爸爸一口气就装满了一拖垃圾石头片子。林兴满头大汗,从头发梢儿直冒蒸气。他站在原地看着父亲早早地把一车石头运走,心里满意地笑了。他坐在山坡的石头上,就好像拥有了整个大山,感觉自己是那么地伟岸有力,是那么地不可战胜。休息了一会儿,头上地汗也慢慢地散落,他打算回家吃饭。可他刚迈动右脚,就觉得腿沉甸甸的,迈起左脚亦然,他觉得可能是刚才用力太猛了,他相信一会儿就会全国白癜风领域学术峰会暨“中科UM-D诊疗体系”临床成果报告会CCTV特别报道好的。   

  林兴蹒蹒跚跚走到家,本打算到床上躺一会儿休息休息。可看到妈妈、奶奶正趁着天气晴朗,把麦子一袋一袋艰难地往房上搬运,只好拖着疲惫的身体和她们一起搬运。搬着搬着,林兴实在是坚持不下,感觉浑身没有了一点力气,但他还是咬着牙搬北京皮肤科专家咨询怎么样,头上的汗珠黄豆大般一滴一滴,滴在林兴的眼前,滴在林兴的脚下,一步一步,步履艰难,后来基本是挪动,或者说是蠕动着。林兴的奶奶看到孙子的怠慢行为,就督促着林兴:“一个大小伙子,还不如我这个老太婆。”林兴听着奶奶的教训,心里想着我真是无用,真个地连七十多岁的奶奶都不如,但他实在是抬不起脚步了,尽管如此,他也不得不坚持到最后,等把麦子全部运到房上翻晒,林兴一声不响地走到床前倒在了床上。   

  “吃饭了,林兴。”还是奶奶的声音。   

  “起来吧,吃饭了。”林兴的妈妈也在叫,“你这孩子,让你早吃饭你不吃,现在饿了吧,快起来吃吧,吃过后还有活儿呢。”在农村,无论地里家辽宁治疗白癜风最好医院里,只要你愿意干,就永远有干不完的活儿。”   

  林兴在屋里躺着,浑身觉得火燎火燎的难受,他多想站起身来去吃一口饭菜呀,他实在是太饥饿了,但他使了使劲,还是没能起来。他只好支吾着妈妈:“你们先吃,我一会儿就起来。”林兴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直到林兴的妈再喊,林兴也没有答应。   

  林兴的奶奶端着饭碗一边数落着,一边为林兴送去一碗饭。她的嘴里嘟噜着:“这孩子这孩子,这么大了,还要你奶奶给你端饭,什么时候才能孝顺孝顺你奶奶呢?”她把饭碗放在林兴床头的桌上。她又叫了几声:“林[url=http://www.xjkqzjw.co白癜风该怎么预防复发m]呼和浩特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url]兴,林兴”。林兴没有答应。她就凭自己的经验伸手去摸林兴的额头,一会儿她就皱着眉头说:“哟,孩儿,你的额头滚烫滚烫的,发烧了呀。”她就对着外面喊:“兴他妈,孩儿烧得厉害,去找小东,给开点儿退烧药吧。”   

  小东是村里的赤脚医生,五十多岁的年纪,平日里衣着要比普通老百姓整齐些,说话也总有一些居高临下的口气,以显示他和其他的一般人有所区别。在林兴的眼里,小东简直就是他的偶像,他衣着讲究、悠闲自得,不像他爸爸那样整天是灰头土脸的风里来雨里去,在林兴的印象里,爸爸就没有休息过;他走在大街小巷,总是吹着很悠扬地口哨儿,潇洒得就像在水里从容快活的鱼,而爸爸却总是慌里慌张,常常是一脸严肃地样子,似乎忙得连笑一声都顾不上;他在村里辈分较高,又是赤脚医生(没有行医执照,没有经过培训,只是懂得一些医学常识),村里谁家有事,都常常请他喝酒,他爱喝酒,会行酒令,村里的老年人、青年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他的手指灵活,头脑反应敏捷,加上个头儿不高,给人一种人中精品的印象,爸爸却不善喝酒,也没有时间喝酒,也没有机会喝酒,偶尔喝一次,喝不了多少就会喝得脸红脖子粗,模样难看极了。但自从林兴知道了墙上写的那些字,总是从内心上对他尊重不起来。据说就在今年夏天,当麦子很深的时候,他和本村一妇女在麦地里怎样怎样,不知哪个无知的孩子还在大街的墙上写着--------小东和依云在麦地里……虽然见了他也叫着爷爷,但林兴从心里一点也不愿意承认有这么一个爷爷。   

  小东没有来,他凭经验根本不用来.他认为一个小小的发烧,根本不值得他这个白衣天使大驾光临。小东治疗发烧那时有一手的,三里五村的人都知道.他开来了退烧的药,他相信一两天内烧必退。可林兴吃了药,又喝了水,但随时就又完全地吐出来,一点不剩。林兴的奶奶要求林兴喝一些稀饭,林兴喝了,又照样吐出来。吐得满头是汗,吐得畅快淋漓。   

  小东又开来了胃舒平,据他判断:不能吃,就是胃里有毛病,胃舒平专治胃病。他说吃吧,吃过以后很快会好的。林兴又吃胃舒平,仍然是原数退回,一点不能接受。但小东是村里最高明的医生,在病的方面,他就是村里的皇帝,他的话就是圣旨,他说谁的病会好,谁的病就一定会好,林兴一直吃着一点儿不能接受的胃舒平,这是领了小东的圣旨的。林兴的奶奶相信小东,几十年来,林兴的奶奶就没有让别人看过病,有病时,除了用针在嘴唇上或是额头上挑出些血,就是吃点小东给开的药,病自然就好了。   

  林兴每天吃着村里医生给他对症而下的胃舒平,仍然是烧不退,吃啥吐啥,喝啥倒啥,滴水不进,茶饭不思,他的病要求他抗旨,但是他没想抗旨,也不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 沪ICP备11001919号-1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