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切换风格 注册 找回密码

中国黄金网

.ee域名
.ee域名
查看: 7|回复: 0

龙吟_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0 00:3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龙吟
      
   
    鸿蒙初开,天地儿童身上白斑是什么样子的混沌
    中有巨人,盘古是名
    神斧铿锵,劈开阴阳
    浊者为地,清者为天
    天地寂寂,亘古一神
    意兴萧索,自解全身
    神之呼吸,风云叱咤
    神之怒吼,霹雳雷霆
    神之双眸,日升月浮
    神之须发,不灭星辰
    神之躯干,山川五岳
    神之血脉,湖海江河
    神之骨骼,金银铜铁
    神之汗津,雨露甘霖
      
    而后有飞禽有走兽,飞禽以凤凰为长,百兽以神龙为尊。而这神龙便是盘古青筋所化。起初天界众神分工不甚分明,由神龙暂司施风布雨之职。神龙灵异,吐气而成云,乘驾这股云气遨游于茫茫虚空,游走于日月之间,足以遮日之光蔽月之辉。龙吟之声铿锵,震撼而起雷电。神龙隐于云间,见首不见尾,玄妙莫测,降水于大地,使得风调雨顺。
    如此过了不知多少年,人间早已是人丁兴旺的一派热闹的景象,不像过去那样人迹稀少,多以蛮荒之地为主。
    这一日城中杨员外家张灯结彩,宾朋满座,洋溢着一派喜庆之气,甚是热闹。原来今天是杨家公子杨纯与柳家千金素韵小姐喜结良缘之日。怪不得从家丁到员外人人无不面带笑容,庭院内,客厅里,酒桌上觥筹交错你斟我饮,一杯饮罢一杯又起。
    而在九重天外,天帝降旨:“命神龙降暴雨施剧雷于城中”。神龙欲言又止,多少万年以来,神龙已经习惯了服从。神龙稍迟疑,还是开了口:“禀天帝,此时正当秋收之际,若此刻降暴雨岂不使城中百姓遭难,甚至会酿成饿殍遍野的惨象啊,望天帝三思而行”。
    “无须多言我已然决定,速去勿疑。”
    “领旨意”。神龙心虽尤有不解,终究还是去了。
    “送入洞房”。司仪正以充满着喜庆的声音喊着,突然响起雷声,天地间风云随之变了颜色,顿时天空暗淡,风起云涌,天边的乌云借着狂风的威力,如千军万马般奔腾而至。原本阳光明媚万里晴空的日子突然变了样子。
    “呀呵,天师说了今日是难得的良辰吉日,算准了今日无风无雨,怎么转眼就变了样子了。”杨员外觉得奇怪,却也并没减他的新翁之喜。而那几个喝得已经烂醉如泥得趴在桌上仍然勾肩搭背,言语不清的套着近乎,醉眼迷离的端着酒杯,此时也有些纳闷“天怎么突然就黑了”。那些没喝醉的也交头接耳,这不是什么吉兆啊。
    这确实不是什么吉兆,他们还不晓得,随着这狂风乌云接踵而至的,是灾难---出乎意料的灾难。
    所有人都开始仰望长空,苍穹中一青色身影渐渐浮现,在云间盘旋游动。稍顷,电闪雷鸣,所有人都躲进了屋檐下忧心忡忡。
    倾盆大雨骤然而降,哗哗的雨声震耳,不一会儿院内积水已有寸许。噼里啪啦的雷击在房屋上,地面上。人们都有些心惊胆战。
    天帝命令神龙“雷击于杨家庭院致杨员外方休”。神龙无奈,若不雷劈杨家继续雨水不断将会使城中百姓颗粒不收,将会饿死更多人。
    咔嚓,一道电光击在门前柱子。天上,天帝收兵回天。地下,杨员外被柱子砸死。雨停雷歇,众人惊恐之余皆感惋惜,杨员外这样一个和善的人竟被雷劈死了。本来一庄喜事却变成了悲剧。乡党陆续离去,杨纯跪在员外躯体前,眼神中充满了痛苦,欲哭无泪。柳小姐在洞房之内只听雷雨之声,却不知道外边已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眼神的痛苦演变成仇恨。“我要杀龙!我要报仇!”杨纯朝天怒吼。
    怒火燃烧了杨纯所有的愉悦,什么新婚之喜统统化为泡影,顾不得刚入门的妻子,他冲进屋子拿了龙渊剑运足真气腾云而起朝着神龙去向而去。
    神龙有心解释,所以转身向杨纯而来。
    两人相见,杨纯二话不说,举剑劈来。他哪里能伤到神龙啊。
    “我是奉旨办事,若不如此,则会使更多百姓遭殃。”
    “为什么偏偏击死我爹?为什么?”杨纯言语激烈。“你少在此胡言乱语,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杀了你。”接着有是一剑,纵然剑气十足横扫千钧,可神龙一声吼叫,将其剑气震碎,余力打在杨纯身上,刹时杨纯昏过去由高空坠下。
    神龙自觉心中愧疚,疾速飞过去,接住杨纯缓缓飘下。落地之后,神龙摇身一变换成一白衣男子,一副英俊洒脱的模样。神龙将杨纯送回杨府,并对这位新娘说新郎的伤已无大碍,一切妥当,刚要转身离去,又对柳姑娘说:“如果你爱他,就栓住他的心,别让他报仇了,人是斗不过神的。”说这些时,神龙并没有丝毫得意之情,反有忧伤之意。说完,拂衣而去。走出杨府,再此化身龙体蜿蜒直升隐于云间,匿于远昊。
    一日后,杨纯渐渐苏醒,忽然眼睛一瞪,其中冲满了坚毅,“我要抱仇”的念头驱使他立刻起身下床,可是他又停止了脚步,孤单的身影带着无奈和迷茫。是啊,他连神龙的身都近不了,他那什么和神龙斗啊?白癜风后天的会遗传不
    是啊,世间的事有很多本就是无可奈何的。既然无奈何必再计较。
    可是,杨纯不甘心,他一定要和天斗。
    传说有一柄印龙剑可将龙封于剑中,它是与龙渊太阿同出的一把神器,只是出世不久就消失了,故而后世少有人知。
    冷静之后,杨纯隐约想到这个他很小时候听一位老人讲的传说,“我要寻剑”一个念头萌生在杨纯脑子里。此时素韵刚好端着汤进来,看到杨纯下了床眼中顿生喜悦。
    “你终于醒了。”
    杨纯无语,看到素韵他触物伤怀,再次想到那日的情景,一丝忧伤浮于眼角。
    “可是这能怪谁呢,都是命啊,别太伤心了。”
    “不,这不是命,是龙,我要杀了他!”杨纯怒嚎着,声音都快裂了。素韵冲满伤心的眼睛看着杨纯默然无语。片刻,又说:“无论如何,总得把身子养好,才能做你想做的事呀。还是先好好休息吧。”
    几天之后,杨府花园,只听得飕飕的剑划开空气的声音。杨纯已然完全好了,此刻正在练剑。素韵端着杯茶正等着杨纯。练罢,素将茶端上,杨纯喝着茶,素再次问:“你还想报仇吗?”
    杨纯无语,只是呵呵笑了一笑
    “救你的那位白衣公子说我们斗不过神的。”
    杨纯仍是无语,依旧只是笑笑。
    “素,我想到山中静修几天,家中一切就拜托你了。”
    素无言,只是点了点头。眼中似有泪。
    山中第一天的夜里,杨纯观天,山的西处亭的上空有紫气漂浮,料想神剑定于此处。翌日,杨纯来到西处亭下,便感受到似一股真气,他运足内力向真气强处重击一拳。地面瞬时裂开,青光一闪神剑飞升向云间,杨纯不禁赞叹,果然是神剑,吸收天地日月之精华,已然灵气十足,剑气冲天。深埋数千年,一朝飞九天。赞叹之余,他也腾空而起,追上神剑,一把紧紧握在手中。杨纯大喜,神剑已然在手,便动身回去。
白癜风患者应避免接触哪些食物    到了家中,已然是夜幕降临。素见了杨纯脸上又是惊讶又是喜悦。两人再次漫步到郊外,生起一堆篝火,席地而坐于火旁。
    “上次听到你的笑声,我感觉到,你没有放弃杀龙的念头儿,我知道你将离我而去”素转忧为喜:“看到你回来,我实在太高兴了。”
    杨纯刚要开口,素紧接着又说:“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我天天为你祈祷,愿你平安无事。”柳素眼中若有泪光。素将眼泪擦去又笑着说,以后你永远都不会离开我了。”
    杨纯欲言又止,看着素的如水一般的眼睛,他实在不忍说出残酷的话来。
    “过去我们经常这样,坐在火边,看漫天的繁星。”
    “是啊,以后我们也可以经常这样啊。”
    “素,请原谅我的残忍,但不要怀疑我对你的爱。尽管我非常爱你,可是你应该了解,爱情不能占据我这样一个男人的全部。我还要报仇,有整个杨家的责任,还有天下百姓世间正道。也许有很多人会笑我,可是我必须为我而活。龙,我一定要去杀。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活着回来。”
    说完立起身来,飞身就去,手握龙吟。
    不知情为何物的的火苗依然欢快的跳动着,而素仰望苍穹,孤零零的处于旷野中。她理解杨纯,她丝毫没有怀疑杨纯对她的爱,至少杨纯心中的女人只有她。
    天还未亮,杨纯已然来到神龙隐身之所。杨纯使出狮吼,声音未落,又有一声,盖过了狮吼,是龙在吼叫。
    天空浮云涌动,遮蔽了星月的光辉,云中隐约看到神龙游动,现于杨纯身前,杨纯的心如火一般在燃烧。
    “你怎么又来了,说过了你打不过我的。”
    “我是打不过你,可当我有了一样东西之后就未必了。”杨纯冷笑。“接着吧。”杨纯将龙吟抛出。并不用拔出鞘。
    神剑浮在空中,其周围亮起金光,金光驱散浮云。金光越来越强,黎明前的黑暗此刻如白昼一般,金光依然加强。
    神龙从神剑处有股吸引的力量在吸着神龙向剑靠近,力量越来越强,神龙有些难以抵挡,他在逐渐向神剑靠近。
    而杨纯,在地上镇定自若,静观其变。他的脸在笑,闭上眼睛。随即神剑的金光使周身的世界光亮的只剩下刺眼,什么也看不到。金光瞬时消失,只听得一声龙吟,神龙也随这金光消失。杨纯飞升起来,将神剑紧握手中。
    没错,传说没有错,神剑果然将龙封于剑中。杨纯感受到剑中有股力量在向外挣,并且可以隐隐听到龙吟之声。
    神龙提剑,回杨府去了。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转眼两年过去了。杨纯和柳素韵过着他们平静但不平凡的生活。
    九天之外,天帝下旨降雨,可是不见神龙。
    也许除了杨纯没人知道神龙在何处。两年前杨纯将神龙封印之后,把龙吟剑打入了地下几尺深处。
    “什么?神龙被那个叫杨权威中科白癜风医院治疗局限性白癜风纯的凡人困住了。我倒要亲自下界看看这个凡人有多大能耐。”
    随着东方天空一片亮光,天帝驾着七色云彩来到杨府上空。此地百姓尽皆跪拜,杨纯受命面见天帝。
    “为何将神龙封印?”
    “数年前施暴雨淹没良田千亩,布剧雷劈死我父,于公于私,当受此罪。”
    “神龙受命于我。”
    “为何?”
    “尔新婚之时,乃父供奉于我,以求天佑。恰巧我路经此地,见美酒果品供奉,要去享用,乃父竟将果品美酒打翻,而果品竟被狗叼去。我岂会不恼。”
    “天帝可知,无心之过也。难道就不可饶恕?天帝仁慈宽厚安在。”
    “尔将神龙封印,可曾想过呵人布雨,以保黎民风调雨顺。
    杨纯一时哑口无言,片刻又道:“可是,我可以...”
    “无须多言,尔本心亦是为一己私仇,亦无宽厚之心。你我皆为乌鸦,又何必说我黑呢?总之,杀龙者死。”
    弹指一瞬间,杨纯已然化为乌有消失了。
    也许杨纯在那一瞬间明白了,若是宽容,父亲不会死;若是宽容,神龙不会被封,素也不用承受丧夫之痛;一切都将是另般模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 沪ICP备11001919号-1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