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切换风格 注册 找回密码

中国黄金网

.ee域名
.ee域名
查看: 5|回复: 0

背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0 02: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果当初跛足道人让贾大爷照风月宝鉴的正面而不让他照背面,说不定会救他一命……
    人如果是自己看到了背面,或许会做出不同的选择。
   
   
    背面
      
   
    完了。
    邀月走出经理室涌上脑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两个字。这份工作算是泡汤了。
    怪谁呢?怪自己!忍忍不就过去了,干吗沉不住气!邀月拼命地责骂自己,“忍”字头上一把刀,就你不能忍?活该!
    可是,真要忍受经理那双眼睛那张嘴巴那两只爪子还不如忍受失业的好。不就是份工作么,有什么了不起!
    就这样,邀月再也不用累死累活地上班,每天似打仗一般了,并且不用为经理的眼睛嘴巴爪子而苦恼了。当然,她也因此失去了生活的来源。
    邀月妈总说:我们家月儿是有福的人   邀月不明白,傻就是傻,精就是精,这两样怎么能搅到一起去呢?就好象黑色和白色搅到一起,黑色的显不出黑白色的显不出白了还有什么意思。看来只能把此种做法归结为妈妈们的通病了:几乎天下所有的的妈妈的眼里都只看到自己的子女。若是听到哪个妈妈说:看人家明明多听话!不要以为是在夸赞那个叫明明的孩子,这句话背面的意思是:我们家强强可以比明明做得更好的。
    邀月妈妈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放心邀月一个人在外工作。
    妈妈。
    想到这儿,邀月想起了几百里之外的母亲,那张长久晒在阳光下的棕红色的脸庞,那头被风吹起的花白的头发,那双被没完没了的农活和家务摩挲得粗剌剌的手……
    “哦,月底了,该给家里寄钱了。”邀月仿佛看见妈妈正焦急地盼着汇款单,等着买爸爸的药,交海洋学校里不算太多生活费,还邀月上学欠的债,还有买化肥……几百处等着这几百块钱用。幸好邀月平时节俭,否则在这个当口拿什么往家邮寄。
    摸了摸口袋里给家里邮寄后剩下的几十块钱,邀月开始觉得自己有些冲动了,好像经理也没想把自己怎么着吧?邀月问自己,三秒种后邀月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一想法:还要怎么着?谁不知道经理花心大流氓,专门占女职员的便宜。有什么可后悔的,再找份工作不就得了!
    事实上,邀月知道找份工作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可是,为了这份工作就忍受那种事情,邀月说什么也不肯的。人,有自己的原则,不愿意做的事情就不去做,别人勉强自己,我们可以拒绝,自己勉强自己就划不来了。谁是那种傻瓜?!
    下午两点多了,太阳的威力才得以发挥,人们阴郁地忍受着一天中最热的时刻。如果在班上,早就吃过中饭了。此时邀月的肚子咕咕地着。邀月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想想自己口袋里可怜的数字, 叹了口气,看来只能吃一碗面了   “月儿,你怎么在这?”清脆的声音在邀月的头顶响起。
    顺着声音的方向,邀月抬头看见了声音的主人   怎能说不美丽?
    初夏时节,爱美的女子才不在乎依然有些暮癫痫这病怎么治疗疗效最明显
春凉意的微风,时髦地换上了夏衣。包裹了一冬天的皮肤养得白嫩,骄傲的显示着自己的晶莹。单是这两样就够眼睛扫视一阵嘴巴半张一阵的了。
    邀月忘记了说话,自己的T恤牛仔的帅气丝毫显示不出来了   “邀月,你怎么了?不认识我了么?”美丽女子的声音里掩饰不住地娇嗔,顺便瞪了面前这个呆呆的邀月。
    “哦,”邀月猛然想起来了,“丽影,是你!”
    “贵人多忘事,发了财不认我了?”丽影的话酸溜溜地散发着娇气。
    “没有。丽影,真没想到能遇着你!”他乡遇故知,邀月的声湿疹治疗要多久的过程
音里有掩饰不住的喜悦。丽影和邀月是一个地方飞出的两只金凤凰,遇见了怎能不高兴!
    当邀月和丽影坐在这间小餐厅里后,邀月不客气的吃了起来。听了邀月的述说,看着邀月大口大口地吃着饭菜,丽影心里一阵一阵地酸涩   “要不,你也学我?”丽影小心地询问,最起码,邀月暂时不必为生活担忧,青春算什么呢?你不用它也会溜走,珍惜它它就能永存么?不老的是妖精,人都会老去,莫不如趁青春在时换取想要的东西。
    “哦?我……”邀月听了,不禁一惊,自己从来没想过要选择与丽影同样的路,一向认为靠自己的劳动生活的。
    “邀月,我知道我这样的生活方式很糟,可是邀月……”丽影叹了口气。
    “丽影,我没有觉得你不好,我知道你是生活所迫……”
    “不要替我开脱了!拿着!”丽影打断了邀月的话,从包里拿出两张百圆票子,硬到邀月的手里。“谁都会有个为难的时候,你别着急,工作的事好说,城市最缺的就是人才,这么大的城市,我就不信没我们立脚的地方。”
    邀月笑了笑,大城市,大城市里最不缺少的就是人了。看大街上来来往往的,全都是人。丽影是安慰自己的。可是,让自己决定去选择丽影那样的生活,还是舍不得。
    两个人一直逛到天黑时分,才留了电话分了手。
    看着丽影打的离开,邀月默默地往回走,回想着丽影的话,心里一阵难过,眼泪不觉中滴下。夜风吹过,脸上的凉意惊醒了邀月,夜已深,于是邀月急忙加快了脚步回到住处。
    好几天了,工作的事情还是一点眉目都没有。应聘了几个地方,没一个有回音的,都说是回去等。等。邀月最怕这个字了。是家里爸爸的病能等还是弟弟的学费能等!就连那几只羊也都“咩咩”地叫着跟邀月要玉米粒吃呢!而且,自己的肚子也饿不了太长时间啊。
    电话铃声悦耳地响起,邀月快速地接起了电话:“你好!”邀月的声音轻快得如一只燕子。希望是任何一处求职地方打来的电话,哪一处她都愿意去上班的,待遇什么的都不计较,她要一份生活的保证,只要不让她白等就好。
    “月月,我是妈妈啊,会不会耽误你工作啊?”妈妈的声音里满满的歉意。
    “不会的,妈!妈,怎么了?有事么?”
    “没什么。你上次不是说这个月会发奖金?我寻思着给你爸再买一副药。你爸的腿最近老是疼,半宿睡不着觉……”
    “哦。妈,我的奖金已经发了,过两天给你邮回去,你先给爸买药,钱的事情不要担心!都怪我,一时忙忘了……”
    “月月,苦了你了。工作累不累啊?”
    “不累,妈,不是说过了,城市里打工轻松着呢。倒是你要注意身体,别累着了。等我挣钱多了就把那几只羊卖了……”
    “那哪成呢。这会儿正是羊价低的时候,卖了不值钱!哎,再等等吧……”
    “哦。妈……”
    “月月,你在城里要小心,小心身体啊……”
    “知道了,妈,怎么这么罗嗦了,我又不小了,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哎!那我就挂电话了,电话费很贵的!”
    电话的嘟嘟声孤独地响着,妈妈已经挂了电话。爸爸的药已治疗牛皮癣的实症案例
经接不上了,一定是疼得不行妈妈才打电话的。怎么办?等。妈妈也在等,等着不知道哪一天,等着家里不为钱发愁的一天。这一天一定会有的,可是,这一天距离会不会太远?
    等。
    等。
    等。
    邀月在心等得要碎掉之前打通了丽影的电话,在最困难时候想起的肯求助并获得帮助的人才是朋友。
    丽影的声音不似那天的喜悦,听起来似乎哭过。对邀月借钱的事没有厌烦的表示,相反,让邀月马上到她住的地方取钱。
    邀月赶到丽影住处的时候已经比丽影约定的时间晚了一个多小时   面前的丽影没有了往日的活跃,看起来还好,依然美丽,光彩依然,可是邀月觉得有点淡淡的说不出的   是的,一定是的。
    丽影,一个美丽的女子,用自己的美丽陪伴一个大她很多的人   “丽影,你怎么了?”邀月很是担心。
    “哦,没什么。怎不打车,又心疼钱了吧?”丽影心疼地看着晒红了脸庞的邀月,“钱是什么东西?是混蛋!”
    “丽影,对不起又麻烦你!我找到工作一定尽快还你!”邀月见丽影难过,不知道说什么好。
    “来了就不要说见外的话了。”丽影转身走向卧室。出来是,手里拿了五百块钱,“够么?不够就再来拿,不要自己撑着。”丽影的笑容里有掩饰不住的哀伤。生活,此刻,邀月觉得生活真的很卑鄙,一定要把人打败不成?
    丽影又找了几件衣服送给邀月,邀月推辞着。
    “邀月,不是嫌我吧?”
    “不是的,丽影。”邀月透过丽影的眼睛看到丽影的心上仿佛有一道伤口,急忙抓住了衣服。丽影的脸色才好点。邀月边看着手里的衣服边说:“丽影,这么漂亮的衣服你舍得么?可不许后悔哟!我可要穿上啦!”
    丽影笑着帮邀月试衣服。
    丽影弯下腰帮邀月整理裙角时,衣服滑到腰上,邀月看到一块青紫。邀月不敢问,怕牵动丽影的伤处,急忙找镜子照。两个人开心地过了一个下午。
    临别,邀月紧紧地抱着丽影,“丽影,谢谢你!我一定会还你的。等我们有了钱一起回家。”
    “傻子!再说这样的话我要生气了。加油!”丽影的情绪好多了。
    “加油!好运!”邀月真心地祝福丽影。丽影不是爱慕虚荣的女子,可是谁能知道生活给你什么样的磨练呢。
    工作的事一点消息都没有,邀月怀疑是不是自己去过的那几家公司都突然倒闭了。跟丽影借的五百块钱给家了邮回去四百,给自己留下一百的生活费,如果再找不到工作,自己也要走丽影的路么?丽影后背的青紫一直在邀月的脑海里闪烁。“不,”邀月对自己说,“如果再没有消息就去刷盘子。”
    电话响起。一定是妈妈收到了钱。
    “你好,请问是吴邀月么?”一个女人的声音,绝对不是妈妈的声音,打断了邀月几乎冲口而出的“妈妈”。
    “哦,我是。请问您是哪位?”邀月心里一阵喜悦,老天保佑是我找到了工作吧!老天爷,我可以不问您老人家有没有脚气就给您洗脚!邀月虔诚地祷告。
    “我是前程公司。”
    “啊,……”邀月愣住。
    前程公司。
    自己被辞退的公司。有个好色经理的公司。自己宁可失业也不愿意忍受下去的原公司。
    “我已辞职。请问您有什么事?”邀月礼貌性地问。
    “我是赵苇。”
    “赵苇?”邀月纳闷,自己也没有叫赵苇的同事啊?啊   “吴小姐,我有事跟你商量,你什么时候方便?”
    “哦。我……好的。您定时间吧。”邀月倒想知道这总经理大人有什么事情要与自己“商量”。
    “那我们十一点在‘小夜曲‘见面好么?”客气的声音治疗银屑病有什么见效快的方法
比找上门要丈夫的理直气壮更让邀月担心。
    “好的。再见!”怕什么?我又没把你老公怎么样!我也不是你手下员工!我就不信世上就没了公道!又不是我招惹你老公!
    邀月换上了丽影送的漂亮衣服,准时赴约。
    服务生把邀月带到一个雅致的包间,赵苇已经等在那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 沪ICP备11001919号-1 )     

返回顶部